每周分享第 0 期

2019 Feb 01

每周分享主要目的是将这一周我看的值得记录和分享的网站、工具、文章等进行系统梳理,每周五更新。灵感来源于阮一峰老师的“每周分享”专题。

网站

工具

Github 项目

文摘

一周语文 - 2018年最后一期

原文:http://www.huangjiwei.com/blog/?p=11201

《寂寞的感觉》罗曼罗兰

你一定也有过这种感觉,当你心事重重,渴望找一个人聊聊的时候,那个可以聊的人来了,可是你们却没有聊什么。当然,聊是聊了,可是,他聊他的,你也试着开始聊你的,只是到后来,你放弃了。

于是,你们的聊天成了两条七扭八歪的曲线,就那么凄凉地乏力地延伸下去。你敷衍着,笑着,假装聊得很投机。但是,你的心里渴望着你离去。渴望自己静下来,静下来啃噬那属于自己的寂寞。“倒不如自己闷着的好!”这是你的结论。

“希望别人来分担我的心事是多么愚蠢!别人不一定了解我,大多数人都更关心自己。”

于是你领悟到,有些事情是不必告诉别人的,有些事情是根本没办法告诉别人的,而有些事情即使告诉了别人你也会马上后悔的。

所以,假使你够聪明,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静下来,啃噬自己的寂寞,或者反过来说,让寂寞啃噬了你。

于是,你慢慢可以感觉到,午后的日影怎样拖着暗淡的步子西斜,屋角的浮尘怎样在毫无目的地游走,檐前的蜘蛛怎样结那囚禁自己的网,暮色又是怎样默默地爬上你的书桌,而那寂寞的感觉又是怎样越来越沉重地在你心上压下。。。直到你呼吸困难,心跳迟滞,像一带超重的车,在上坡时渐渐地减缓,渐渐地停下。

于是,你觉得自己膨胀得无限大,大得填满了整个宇宙,而在这无限大的你的里面,所涨满的,只是寂寞,寂寞,无边的寂寞。

没有一声呼叫,没有一滴眼泪,没有一丝情感,没有一线希望,没有一点欲望,没有动,没有静,只有一种向下沉落的感觉沉落,向着那无边的幽暗之中沉落。

于是,夜色密密地涂满了宇宙,在上下前后左右都是墨一般的幽暗里,你不知道自己是否仍在继续沉落,你所知道的,只是那沉重的,无边的,墨染的,死一般的寂寞。

《琐事》芥川龙之介

为使人生幸福,必须热爱日常琐事。云的光影,竹的摇曳,雀群的鸣声,行人的脸孔——须从所有日常琐事中体味无上的甘露。

问题是,为使人生幸福,热爱琐事之人又必为琐事所苦。跳入庭前古池的青蛙想必打破了百年愁忧,但跃出古池的青蛙或许又带来了百年愁忧。其实,芭蕉的一生既是享乐的一生,又是受苦的一生,这在任何人眼里都显而易见。为了微妙地享乐,我们又必须微妙地受苦。

为使人生幸福,我们必须苦于日常琐事。云的光影,竹的摇曳,雀群的鸣声,行人的脸孔——必须从所有日常琐事中体悟堕入地狱的痛苦。

《在黑暗中行走》周国平

人们常常说,人与人之间,尤其相爱的人之间,应该互相了解和理解,最好做到彼此透明,心心相印。史怀泽却在《我的青少年时代》(中译文见陈泽环译《敬畏生命》一书)中说,这是不可能的,即使可能,任何人也无权对别人提出这种要求。“不仅存在着肉体上的羞耻,而且还存在着精神上的羞耻,我们应该尊重它。心灵也有其外衣,我们不应脱掉它。”如同对于上帝的神秘一样,对于他人灵魂的神秘,我们同样不能像看一本属于自己的书那样去阅读和认识,而只能给予爱和信任。每个人对于别人来说都是一个秘密,我们应该顺应这个事实。相爱的人们也只是“在黑暗中并肩行走”,所能做到的仅是各自努力追求心中的光明,并互相感受到这种努力,互相鼓励,而“不需要注视别人的脸和探视别人的心灵”。

读着这些精彩无比的议论,我无言而折服,它们使我瞥见了史怀泽的“敬畏生命”伦理学的深度。凡是有着深刻而丰富的内心生活的人,必然会深知一切精神事物的神秘性并对之充满敬畏之情,史怀泽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他看来,一切生命现象都是世界某种神秘的精神本质的显现,由此他提出了敬畏一切生命的主张。在一切生命现象中,尤以人的心灵生活最接近世界的这种精神本质。因而,他认为对于敬畏世界之神秘本质的人来说,“敬畏他人的精神本质”乃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以互相理解为人际关系为鹄的,其根源就在于不懂得人的心灵生活的神秘性。按照这一思路,人们一方面非常看重别人是否理解自己,甚至公开索取理解。至少在性爱中,索取理解似乎成了一种最正当的行为,而指责对方不理解自己则成了最严厉的谴责,有时候还被用作破裂前的最后通牒。另一方面,人们又非常踊跃地要求理解别人,甚至以此名义强迫别人袒露内心的一切,一旦遭到拒绝,便斥以缺乏信任。在爱情中,在亲情中,在其他较亲密的交往中,这种因强求理解和被理解而造成的有声或无声的战争,我们见得还少吗?可是,仔细想想,我们对自己又真正理解了多少?一个人懂得了自己理解自己之困难,他就不会强求别人完全理解自己,也不会奢望自己完全理解别人了。

在最内在的精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爱并不能消除这种孤独,但正因为由己及人地领悟到了别人的孤独,我们内心才会对别人充满最诚挚的爱。我们在黑暗中并肩而行,走在各自的朝圣路上,无法知道是否在走向同一个圣地,因为我们无法向别人甚至向自己说清心中的圣地究竟是怎样的。然而,同样的朝圣热情使我们相信,也许存在着同一个圣地。作为有灵魂的存在物,人的伟大和悲壮尽在于此了。

互联网之子 - Aaron Swartz

转自酷壳,原文:https://coolshell.cn/articles/11928.html

“ Growing up, I slowly had this process of realizing that all the things around me that people had told me were just the natural way things were, the way things always would be, they weren’t natural at all. They were things that could be changed, and they were things that, more importantly, were wrong and should change, and once I realized that, there was really no going back. ”

……

“ Think deeply about things. Don’t just go along because that’s the way things are or that’s what your friends say. Consider the effects, consider the alternatives, but most importantly, just think. ”

……

“You literally ought to be asking yourself all the time what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world I could be working on right now, and if you are not working on that why aren’t you?”

相信你应该真的每时每刻都问自己,现在这世界有什么最重要的事是我能参与去做的?

如果你没在做那最重要的事,那又是为什么?

@阑夕

几年之前经济繁荣,增长叙事是主流,所以鸡汤市场很大,万众创业的群体热情里,多少人吟唱着「你想卖一辈子的糖水,还是改变世界」的励志故事。

最近两年经济下行,博弈判断是共识,所以端上来鸡汤含毒量越来越高,阶级固化成为热词,受欢迎的都是「比你聪明的人比你还努力」这样的惨段子。

焦虑之所以可以被贩卖,是因为它始终客观存在,繁荣的时候,它的外衣是成功学,焦虑的是如何取得财务自由,下行的时候,它的外衣是掉队论,焦虑的是怎样避免阶层下跌。

无论是在哪个时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产,以及想要成为中产的年轻人,都是核心消费客群。

「寒门状元之死」在一夜之间经历了从山巅到谷底的滑铁卢,但它在盔甲之下摸索软肋的精确能力,是其内容团队一向引以为傲的长处,甚至在文章发表前一天,它就隐约表示了接下来推送的东西会火的暗示,希望读者认真品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北大毕业生送外卖的纪实文学,也被传诵甚广,当然这篇稿子的真实性、可读性和克制性,都比上面那个要好很多,只是依然逃脱不了「消费北大、消费底层」的指责。

在很多时候,精英生活的想象并非来自精英本身,而是取材于群众的期待,比如绿水鬼,比如满口VC和PE,比如对面若隐若现的乳沟,就像皇帝种地的锄头总被认为是纯金的,它只有在街巷坊间才是有生命力的,一旦次元壁破了,就会沦为笑柄。

阿兰·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里是这么说的:「贫穷最根本的特征,贫困最令人痛苦的地方,并不是它所导致的身体上的受苦,而是他人对贫困状态的负面反应所导致的羞耻感,是贫困状态违反了亚当·斯密所称的既定的社会体面原则所产生的羞耻感。」

就像「啥是佩奇」火了之后,批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觉得充满了导演对于乡村的刻板印象和虚假认识,有人出头替导演以杠制杠,说不知道怎么样描写农民才叫平视,白居易写「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的时候是不是在消费卖炭翁?

世道艰难,都很暴躁。

2017年夏天,北京市文科状元熊轩昂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了几句和他年龄不太相称的实话,大意是自己能够考到高分,和良好的家庭环境和教育资源是分不开的,农村孩子享受不到这些,自然起跑线就已经落后了,所以现在越来越多的城市高考状元,都是「家里条件又好人又厉害」的那种。

这件事情当时也得到了热议,一方面人们赞赏这耿直孩子敢于实话实说,不回避「既得利益者」的背景,另一方面被点出来的问题好像也是无解了,直到一年之后「一块屏幕可以改变命运」的报道出炉,一度扮演了平权诉求的救命稻草角色,

然而前些日子,BBKinG说他去北京四中组织的TEDx演讲,发现那些就读于国际部的顶尖中学生,早已就铺好了未来的成材之路,当同龄人还在忙着备战高考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毕业旅行了,晒出的学生证都是海外各个名牌大学的。

你以为人家要跟你拼高考?想多了,知道独木桥难过,不和你抢,让给你喽,拜拜,你以后的竞争对手,也不太可能碰得到他们。那么,在得知这个事实之后,会不会安心一些?好像更焦虑了吧⋯⋯

互联网带来的信息扁平化,是需要一定心理承受能力的,当然,抵抗焦虑的武器是强大的内心这种屁话,说了也是白说,多关心自己,多支持自己,多要求自己,力所能及的过好自己的人生,比什么都重要。

License: CC BY-NC 4.0